人生只有情难死

羡厨 魔道黑非蠢即坏 死🐴不可避 除了我女朋友 一切澄唯都是我难以忍受的

辛苦了!

楼上甜粥:

【古幸自印本『包我!』『高塔上的魔物』】初宣

占tag致歉,古幸太太退圈太突然,只留下两本翔叶神文开放自印授权

这两本写的太好了!我们自印群内经过讨论,决定重新二校+排版,以及约了新的书皮外封(喜欢原封面的可以去掉书皮),力求尽善尽美

有需要本子的同好请私聊我索取群号,会问几个关于包我和高塔的小问题

【本自印很多成本是主催为爱发电,禁止二手倒卖!】

还是爱玉溪。昨天我忘了,家里就算有烟也得去买火机。

戒烟多年的我、大雪天不想下楼、宁可花几小时翻箱倒柜抓出一包、发现霉了的心情

郁闷。要不要买包烟?可是戒烟好久了,上次连ma*rs的烟盒居然也没买,当是想着接下来戒烟一辈子的,因为跟短期避孕药冲了,可是现在我又没有男的partner

坂本さん明显大小眼。而且看她抬眉瞪眼照片上没抬头纹,明显不是眼皮下垂的锅。依然是美人,一直觉得是新宿女里最具大小姐文气的。突然欣慰了

洗澡的时候一直在练习怎么和程x打电话时把语气说得格外讥诮一点。感觉自己真他妈神经病
跟老情人较劲。已经输了

看群聊。发现一些上海女人真的是何不食肉糜。不过可能在某些人眼里我也是。
这帮人也就普通上班族,当地也不算富的,忙得团团转,不是闲人。淘10块钱的外贸衣服,鲜格格要给同事展示,结果被人家断定质量肯定不好,在群里喋喋不休:她们都不懂。
我个人蛮讨厌和苏浙沪的人打交道,语言不通。不是听不懂。是讲不通。苏州话也难听,虽然别人都说那啥。虽然我是苏州人,不过从来没和本地人处惯过。我高中最好的朋友是过来来读书的武汉人。在这水土不服,大学去北方感觉好多了。不过国内都没有国外待得舒服。
和周围人永远格格不入。别人觉得好的,我觉得垃圾。别人觉得是轻松差事,我觉得累。别人觉得是难搞人,我觉得爽气。别人不要干的,我为之快乐

我哥哥还是很关心我的。说实话我跟他联系也不多,远不及小时。
上次我腿瘸了,慢慢从日本旅游回来看我,问我:凯狗最近和你联系吗?她是我朋友,他的前女友,实在不适合,还是打算当回兄弟,关系很铁,打打骂骂。我说:没有,很久没有。顿了一下自己笑出来:但我感觉他与我永在。慢慢也说:我懂。他不跟你说话,但一直在群里打听你。
只要我一天不回家,我和哥哥永远尴尬。我妹妹的婚姻问题,反而是让我们关系恢复亲厚不少。
我卖衣服认识的青岛朋友,一个车模,我觉得她和我妹妹很像,无论性格还是经历。大概是年轻时不懂事,也流过产,现在生不出来,公公看她讨厌,婆婆对她加倍的好,也是一种施压。和老公出去见他那些从小认识的哥们姐们,阅历跟不上,插不上话,只能背地里跟我哭。我心里又不免有些怜爱之情,又自我反问:何须同情,人家老公做警察的,对她百依百顺,自己show上赚的钱又多,处境无论比我,还是比我妹,好得不是一星半点。少跟人掏心窝子讲话,上次吃亏还没吃够?所以一些措辞又赶紧刹住。我怕把我自己赔进去,太容易动感情。

官图很丑吗……?????

哇 爱沢大大这耳朵绝了哈 感受一把